目前日期文章:2015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李翊和錦文結伴去一位共同的女性友人家吃飯作客,小倆口在別人家裡,竟然也能說著說著就嘔起氣來。她那朋友離了婚,一人住在東區鬧街的舊公寓,改裝得頗有品味,把家裡的隔間全打掉,挑高屋頂處開了個天窗。

她想不起來他到底說了什麼惹惱她,或者是她觸怒了他,她只覺得他自尊高自信弱,情緒暴力讓她難以招架,她只好還以顏色,試圖更加暴力。後來他們不用說話,用眼神,用無視,用表情,用放杯子製造的聲響等就能惹惱對方。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寫這些藝術文章總是心虛,看什麼藝術都沒有把握,手上什麼都沒抓住,什麼打算也沒有。縱使有什麼喜好,東看西看其實就零零碎碎不成個系統。一直寫藝術這兩個字,都像是利用藝術在自圓其說我對人生的不甘。」她慣常利用自棄來撒嬌。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9年大地震發生,李翊打了電話來。他們已經分開了很久,他們是全世界最幸運的那種緣分──分手的時候彼此都不愛對方。分手時若有一方還有愛,事情就太麻煩了,這點他們真是很幸運。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