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多半是打開電視機,看看電視新聞(即使自己親身跑過新聞後,更加體會到電視台新聞的膚淺、流於表面,但為了避免漏新聞,還是得多注意)。

下一個動作是:轉到電影台。

忘記是從最近的哪時候開始的,喜歡看電影台,理由很簡單,就是上戰場一整天後,好好地放鬆自己,當作是一種犒賞,當然,也是給腦袋瓜一些新刺激吧。


當然,不是每天都有吸引自己的片子,但是偶爾若能看到幾部喜歡的,也是值得慶幸的,有時可以回味好幾天。


今天看了一部《邪降:惡魔的藝術》。算是一部商業化的片子吧,卻讓我覺得相當難忘,忍不住要為它留下一點什麼。


轉到東森電影台時,劇中人物濃濃的泰語腔吸引了我,大概是前幾天去台北找他時,又和他在電視上看了被許多人認定為最恐怖、最精彩的泰國鬼片《鬼影》,未料幾天後又能看到泰國電影,而且稍微看一下便能感覺到這應該是驚悚片(可見導演真的將電影的恐怖感塑造得很細膩、成功),覺得有種親切感,遙控器便停下來了。


(第二次看這部噁心、恐怖、教育意味皆夠味的《鬼影》,已經沒有像第一次這麼受驚嚇。猶記得首次看過後,光是女主角娜塔在天花板上向男主角走來的片段,就讓我好幾天晚上睡不好XD)



前面有一小段沒有看到,從教練對這群學生令人髮指的種種惡行開始看起,說實話,看得真的讓我也在心裡大罵「這什麼教練!人還是禽獸啊?」所以,觀眾們應當是可以充分地諒解,為何這六個小鬼頭寧可不在乎下蠱巫師凝重的警告:「這麼做之後,它將跟著你們一輩子,直到你們死去」,也要讓教練受邪降之苦而死。


潘老師也是個爭議十足的角色,不過看到後來,若非這些下流男人為了佔有他,不擇手段地下蠱害她,又哪有後續這一連串悲劇?


片中那些恐怖、噁心、令人戰慄的鏡頭就不多說了,因為也不是想表達的重點,只是看著那些看似滿懷理想、披著正義的盔甲、單純潔淨的學生們,一個個在蠱害的扭曲中,顯露出真面目,回憶著自己不為人知的過往後,深刻地體會到,危害片中人物最嚴重的,不是邪降,不是蠱毒。


是情慾,是每一個自私的念頭。


阿波抵擋不住潘老師的性感、美麗,和她發生關係,後來見她與教練也搞上,復仇之火燒掉他的理智和善良,因而一而再、再而三地設計老師,甚至踏上邪降的不歸路。


為了自保自救,潘老師只好也走上這條路,甚至成為下蠱的女巫,即使她每殺掉一個宿敵,就能齜牙咧嘴地笑著,在我看來,仍然只是一個日日夜夜地受復仇的私心所煎熬的可憐人。


可是,難道潘老師就真的這麼值得同情嗎?沒人下蠱誘使她之前,她不就自己和阿波胡來?若她能克制住,阿波的復仇之火從何燃起?


始終清純、動人、優秀的小金,不知該說是愚蠢還是太過單純,居然只為了一個沒有什麼意義的賭注,為了不要當永遠的第二名(坦白說,當潘老師對她說「你成績很好,總是拿第二名」時,就覺得這句話有伏筆了),為了搶下第一名的朋友所愛的塔,找了下蠱的巫師,不惜拿一生的安全做交換。


好笑的是,電影中間她還主動甩了塔,雖說當然不必勉強自己和不愛的人交往,只是我暗自揣想,也許她一開始就不是體會不到自己和塔有不合適之處,只是為了賭注,為了「先搶先贏」,她還是選擇了邪降巫術。


當她痛罵著阿波的醜行時,有沒有意識到自己,也做了一樣的事情?


多自私,多令人厭惡。


不管是小金,或是阿波,明明都是個學生啊,處理這些自己也似懂非懂的情慾時,怎可以這樣醜惡。


劇中的人,都像是拿靈魂跟魔鬼做交易的福士德。


其中這部片還有很多細節刻劃得很棒,可惜太晚了,先睡了再說吧,《邪降》的人拿靈魂跟魔鬼交換一個個愚蠢的願望,我只能拿一些文字跟周公交換睡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nderwhy 的頭像
wonderwhy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