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生.jpg

原來見報已經超過一個月。

每次全國獨家見報後沒幾天,我會把自己珍惜的作品留在這裡,一個雖不起眼、卻任由我靜靜地展演自己的舞台。

要強調「珍惜」這個詞的原因是,於我而言,它們值得珍藏的理由,在於其內容的正向意義,「全國獨家」具備的是加分作用,不是必要條件。

台灣既溫暖又可愛,不管大家多麼悲觀、不管某些人有意無意地一直唱衰,我對台灣的未來一直樂觀、懷抱希望,讓讀者感受到台灣的美好,是我對自己當記者的使命感之一。

寫這一則報導時,我的想法也是如此的,只是結果有些出乎我意料,除了各方捐款不斷湧入以外。

當事人就讀台大牙醫系的室友,寫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信給總編輯,狠狠地數落了我、高雄的長官、台北的長官、中國時報一番。

斥責的理由:沒良心,搶獨家,不顧一切,只為了炒作新聞。

溫和的C說:「我不是當家的,如果是我,對他的處理方式會強勢一點。」L師傅不只一次地強調:「這封信,通篇都是威脅」、「得了便宜又賣乖」。

不管我敬愛的C、帶著我處理該新聞的L,對於他的措詞和語氣是如何地不滿,還是得遵照台北長官的吩咐,先順著他的毛摸再說。

回電給他,被他斥罵了一頓,不過我只能默不作聲地聆聽,他無情的怒罵聲,像一記記悶棍狠狠地敲著我。

他的話語也有諸多矛盾。(張副總與他聯繫在先,不知道副總可有察覺?)

比方說,當天他表示「如果你們要登報,我們也要告訴其他媒體,不能讓你們獨家。」

這句話所發揮的影響力,就是,我們更不敢不寫了。

(雖說屆時若漏了新聞,比報要算帳時,真的也算不到高雄記者的頭上,會是跑台大or台大醫院的記者倒楣。)

沒想到,第二天見報,全國獨家,裡面還出現很多我意想不到的細節,像是當事人母親的名字,是宜蘭的記者問到的。

(確實沒必要寫這個,但我能責怪誰呢?怪這個比我老練的宜蘭同仁嗎?怪宜蘭超資深的特派員嗎?還是怪台北審稿的長官?甚至生總編輯的氣,因為他是最後把關的人?)

其實還有太多細節值得討論,整個過程中有太多C、L、我都覺得理直氣壯之處,但息事寧人優先,沒人能想到,原先一片好意,換來的是怨懟。

C和L皆憤懣,並認為他包藏禍心,兩人都說,他一定是原本想風風光光地搞一次募款活動,風采卻被媒體搶走,報導中甚至對他隻字未提,心裡不是滋味,才會寫這封信。

其實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是抱持一點希望,願意相信他不是這樣的,他只是單純地無法接受見報時機比他預期的早,還有,像某U種子說的:「因為媒體報導的內容超出他們掌控,所以他們惱羞成怒。」

寫這篇文章的用意,也絕不是怪罪誰、為自己脫罪,甚至我願意說服自己這位牙醫系室友「熱心」大過「心機」;再者,我自己也並非全無過錯,某些採訪技巧若再好一些,或許最後整個局面會緩和些。

整件事情圓滿解決,值得慶幸的是,捐款確實暴增:宜蘭的捐款明細掛在宜中網站首頁,持續增加中;許多善心人士致電給陳家,表達強烈的捐款意願,甚至有人開口要擔負其妹妹的所有費用。

(令我和L嗤之以鼻的是,問那位男同學捐款情況,他支吾其詞,不肯據實已告,於是我們更加肯定捐款一定可觀,一定比他們胡搞瞎搞了一段時間的效果好很多。)

問我會後悔嗎?不會,因為幫助陳家的目的確實達到了。雖然臭罵我一頓,這位牙醫系的同學還是不下一次地鼓勵我:「希望你不要因為這件事情,影響你報導這些新聞、幫助別人的意願。」

當然是不會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nderwhy 的頭像
wonderwhy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nabelle
  • 加油!你做的很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