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其實已經算是昨天了)真是紛亂的一天,幸好是雨後天青,跟高雄的天氣一樣。

昨晚睡前很不識相地喝了一大杯綠茶,提神+頻尿=睡不好,早上7點多附近路口又在施工(前天是8點多被電視台記者的電話吵醒,想追一則獨家新聞,很小的案子,真是驚訝居然有人想追啊XD),只好拖著睡眠不足+沒吃早餐的身軀,乖乖地前往C大交代的行程。


早上是國泰世華理財講座,萬寶週刊社長朱成志演講,有些專有名詞實在不太懂,但他的口才與肢體語言甚佳,觀眾們反應頗好,自己也覺得學到一點東西,不過誠如他所言,永遠不要迷信專家學者的建言,所以對他也是一樣的。


聽完演講後,趕去警察局,前鎮的刑警只跟蘋果姊講他朋友的事情,再三跟我保證不是案子、不是給她獨家或故意漏其他記者,存心害人發悶!不過我也不願強人所難,加上他也能體會我的立場,所以最後也不了了之。


下午冒著大雨回辦公室,C已坐鎮在位置上,與他隨興地聊了一會兒,他提到依我的整體狀況和表現,會跟報社推薦我留下,但原則上往北部縣市發展,我淡淡一笑,好像還向他道了謝吧,但想到其他同事,心裡依然惆悵。我還有機會北調,他們呢?有些人家裡就靠他一份薪水,被裁掉的話要怎麼辦?


他問我應該最終還是想回北部吧,我答是,他又說中山大學這邊應該只有一些瑣事要處理吧,我也答是(其實論文好像不能算瑣事喔XD 但當下真的覺得不成問題),又問我想跑哪些路線,我說,除了警政其他應該都可以接受吧,「跑了這段時間,實在太煩了。」


(現在想想,敢說出這種答案真是「好膽」啊XD 但這也是我的心聲沒錯)


然後聊到他,但聊得不多,反正他若被fire掉就要回家給太座大人養了,「所以我最近在家都很低調啊。」又說要拿自己的私房錢跟我家楊爸去遊山玩水,哈哈。


(OS:應該是去大陸「玩」吧,噗~)


最後他建議我去考公務員,然後扯到他太太,慶幸當初叫她去考高普考。他和楊爸一樣,都有個本來是記者、後來轉任公務員的老婆,日子穩當多了。(os:歹勢,但我就是不想)


這兩天大家新聞工作都很早收工,聽說台北的地方編輯7:15就截稿,稿子再晚一些過去的話就say goodbye了,所以我的獨家終究還是沒寫,等沒稿子時再發吧。C大7:50便走人,留下我和值班的翰哥,一整天下來只喝了一包麥片的我餓翻了,沒多久後便去吃牛肉麵。


吃完麵後很衰的事情是車廂打不開,雨衣和安全帽都在裡面,只好冒著被開單的風險,未戴安全帽、淋著大雨騎車,不幸中的大幸是誤打誤撞碰到一間機車行,老闆熟練地打開車廂蓋,oops!不過由於雨勢太大,還是沒幫他把新買的襯衫換成s號。


回家後,和A和I的電話不免聊到公司裁員的話題,還有新上任的長官,其實我很痛心,一群把中國時報搞垮的人步步高陞、飛黃騰達,對600多個家庭的死活置若罔聞,雖說沒有一次報社惡性倒閉、裁員是例外的,只是當自己身歷其境的感覺確實更不一樣。


(真的很慶幸我這麼年輕就經歷這一切。)


和I聊著聊著,跟她確認自己從A那邊聽到的新版面規劃結果,沒錯,兩人說法一致,我心裡除了不以為然,還是不以為然。果然老狗變不出新把戲,同一群人亂搞的結果還是一樣的,他們真的有關心讀者到底想看什麼嗎?關起門來開幾場會就買斷中時的命運,以為在LAB裡面做實驗裡嗎?


(實在太不爽了,忘記叫I去看趙老大的部落格,最近在中時同仁圈裡當紅的部落格啊。)


雖說經過這一波,早就對中時沒有戀棧,但聽到定案的新版面,仍有一種徹底被打敗的感覺.....


A和I都說,想好退路吧!我的退路就是乖乖回去寫論文囉,不過I說得對,即使想回校園啃書本,回去後的更多問題還是要先設想好。


講完電話後依然心浮氣躁,後來還是他的耐心傾聽與平淡話語安撫了我,「一部機器故障了,裡面的零件也不能運作,難道要怪罪零件嗎?」


其實他的話和A想強調的也沒什麼兩樣,他也沒有特別「用力」地安慰我,只是平鋪直述著他的感覺,但對我而言就是很受用。他就是有辦法讓躁動的我穩下來,這是我離不開他的重要原因之一。


剛剛去家樂福買了消夜,週五、週六家樂福開到凌晨一點,真是福音啊~現在已把布丁「張君雅小妹妹」點心麵吃完了,真是滿足啊。


明天9點15分C大要我去小港機場迎接劉兆玄,為什麼不是王菲,楊乃文或是莫文蔚?


洗澡去了,晚安,謝謝你,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