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專稿:《石油戰爭》一書作者威廉·恩達爾為本網撰文,題目是「誰在操縱世界油價走勢?」文章說,高油價中至少有60%是極少數金融公司與美英石油巨頭聯手操縱市場的結果。在美國精英人士看來,石油就像五角大樓戰爭機器一樣,完全是一種施加控制的武器。在美國11月的大選之後,估計油價會在操縱之下再度上升,或許會到200美元。世界需要一個以合理的價格向類似中國這樣的消費國提供石油的新體制。文章摘要如下。

自2003年美英佔領伊拉克以來,我們看到全球油價大幅上漲。僅自今年1月以來,北海布倫特原油和西得克薩斯中質原油的期貨合約價格已從每桶90美元激增到7月中旬的147美元高點。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和美國政府宣稱,個中原因是根本性的供求失衡,其言下之意是,迅猛增長的需求,尤其是中國的需求,超過了世界供應增長的步伐。

情況根本不是這樣。

我在一篇早些時候發表的文章中曾估計,高油價中至少有60%是極少數金融公司與BP或埃克森美孚等美英石油巨頭聯手操縱市場的結果。之後,其他一些人也對投機因素在油價中佔據的比重作了類似估計。也就是說,在幾週前的每桶127美元的油價中,多達90美元是交易商未受監督的不當行為造成的。

石油定價控制秘而不宣

作為華爾街高盛公司的前董事長,亨利·保爾森深知,驅動油價的是未加管制的期貨投機行為,尤其是通過國際商品交易所(ICE)展開的投機行為。國際商品交易所是幾年前由高盛公司和開展衍生品業務的幾家主要銀行創建的平台。在這裡需要介紹一些背景,因為對石油定價的控制可能是除海洛因定價之外世界上最秘而不宣的行當。

2000年,《商品期貨交易現代化法》在美國國會獲得通過———這是25年來衍生品交易監管領域最為激進的放鬆管制措施。該法律規定,能源期貨合約這種衍生品的場外交易可以不受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監管。這項法律被人稱為「安然漏洞」,因為正是現已破產的安然公司給了國會議員數以百萬計的美元來影響該議案,從而為安然渴望的對能源期貨市場的可恥操縱敞開了大門。在此之前,法律規定一切期貨交易活動都必須在經 CFTC監管的交易所,例如紐約商品交易所進行。

在所有石油期貨交易商中,僅有約30%被確認為正規的市場交易商,他們買賣石油並且需要通過對衝來防範風險。其餘的70%都是投機性質的。自2003年美國佔領伊拉克、中東局勢出現動盪以來,衍生產品投機者很容易就能拿戰爭或中東爆發新戰爭的風險作為油價上漲的理由。眾所周知,除非得到管理,無論糧食或石油領域的期貨市場都非常容易受欺詐或操縱行為的影響。

操縱行為真正發生變化是在2006年。有證據表明,剛從高盛公司來到華盛頓的財政部長保爾森要麼知道、要麼協助他人對當時居於高位的油價進行了操縱。2006年7月,高盛公司改變了能源所佔權重很高的高盛商品指數。這迫使包括對沖基金在內的大型基金迅速作出調整,慌忙出售石油,否則就將面臨巨大虧損,從而導致油價大幅下跌。

這樣的影響是短暫的,很快出現的一個新因素推動價格到達引人注目的新高。2006年,CFTC批准位於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ICE從其倫敦的分支機構─ICE歐洲期貨交易所(前身為國際石油交易所)出售一種產品。這種產品就是西得克薩斯中質原油的期貨合約。CFTC決定,它不需瞭解在ICE的美國石油期貨交易中誰持有何種交易頭寸的具體情況,因為從法律上說位於倫敦的ICE期貨交易所應由英國管理,而英國的管理是非常鬆散的。

這就意味著,在紐約商品交易所的期貨交易必須每天向CFTC報告的同時,高盛或摩根士丹利之類的銀行可以經由亞特蘭大的ICE從事同樣的石油交易,鼠標一點即可,無需得到審查。WTO商品的期貨交易業務因此激增。此後,流入石油和其他礦產和農產品(尤其是糧食)的資金增長了4倍。

「一種施加控制的武器」

我在《石油戰爭:石油政治決定世界新秩序》一書中指出,美國政府最高層和華爾街都把油價的控制而不是供應的安全視為具有戰略意義的國家安全問題。否則的話,美國早就會同意在加利福尼亞州、佛羅里達州和阿拉斯加州近海展開石油勘探了。在美國精英人士看來,石油就像五角大樓戰爭機器一樣,完全是一種施加控制的武器。

英美權力集團是上世紀70年代油價衝擊的幕後推手。它也是1986年推動油價大幅下跌的力量,當時部分是為了確保喬治 ·H·W·布什的當選,部分是為了削弱蘇聯的經濟。前國務卿、洛克菲勒家族的門客亨利·基辛格曾用這樣的話表述上世紀70年代美國精英的意識形態:「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整個國家或國家集團。」今天的情況也是如此。

簡言之,依本人的愚見,當前的高油價體制是一項深思熟慮的政策。埃克森美孚、雪佛龍或BP公司的巨額利潤還不是主要原因———它對布什-切尼核心圈子的內部人士來說是不錯的額外好處。就像上世紀70年代一樣,採取這項政策是為了讓美國精英更好地控制正迅速擺脫美國控制的世界經濟。這聽起來相當複雜,其實不然。

上世紀70年代初,尼克松撕毀了佈雷頓森林協議,使美元不再與黃金掛鉤,而是與F-16戰鬥機和「艾布拉姆斯」坦克掛鉤———與美國稱霸天下的軍事實力掛鉤。自此以來,美國作為一個經濟大國便處在緩慢但卻致命的衰退中。

入侵伊拉克是為了控制石油,美國要對中東那些石油不在美國控制之下的國家實行軍事統治。這次行動失敗了,並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未來的歷史學家將視之為美國在全球的滑鐵盧。華盛頓的終極目的是希望能夠控制中國的經濟未來。這是它目前最大的擔心。

世界已不那麼依賴美國

華盛頓和華爾街的那些人認為,如果能讓石油、同時順便也讓糧食的價格增長100%、甚至200%或更多,他們就可以使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臣服在其腳下。他們又開始玩上世紀70年代的那套把戲,當年,正是這些人操縱油價漲到原來的4倍,並使世界糧食價格飛漲。

油價的上漲雖然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但這一次他們的問題是,中國和其他國家在此期間已崛起為生機勃勃的現代工業國家。我在最近訪問中國時親眼目睹了這一切。我看到的景象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們活力四射,那是上世紀50年代末我作為一名年輕人曾在美國看到的那種活力。

美國的那種活力今天已變成悲觀沮喪的情緒。政府實施放鬆管制、玩忽大意的政策,支持給極其富有的人減稅卻給其他人增稅,甚至在受過良好教育、擁有熟練技能的中產階層人士中失業者也越來越多,銀行靠欺騙性的住房貸款大發橫財,引發所謂的次貸危機,在房主無力還貸時將他們踢出家門。

我認為美國正處在新的大蕭條的開始階段,這次大蕭條比上世紀30年代的那次更嚴重。這將如何影響世界其他國家仍然有待觀察,但我認為,對中國等國家來說關注焦點正轉向歐亞大陸,轉向中東、歐洲、非洲和拉美。簡言之,世界其他國家已不那麼依賴美國作為增長的發動機,這是件好事。

如果沒有美英兩國政府的串通一氣,沒有英美之間的「特殊關係」,將不可能出現當前的油價飛漲局面。從一開始,美國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唯一夥伴便是托尼·布萊爾以及佔據伊拉克南部產油區的BP公司,這絕非偶然。現在我們知道了,布萊爾和喬治·布什一起在薩達姆是否構成威脅問題上撒了謊。真正的原因是想要控制石油。

美英金融利益決定油價

在這場極端的價格投機中,誰贏了,誰輸了?

我認為,從表面上看是像高盛這樣的華爾街機構、像BP公司這樣的石油巨頭(它們控制著ICE石油期貨交易所)目前在世界上佔據優勢地位。紐約商品交易所建立了迪拜交易所,後者目前也正式免受CFTC的監督,可以在美國買賣期貨合同而不受監管。迪拜交易所受紐約商品交易所控制。這意味著今天的世界油價不是由通常的供求關係決定,而是由英美的金融利益決定。

從2007年4月時的每桶65美元到現在,油價增長了一倍還不止。在這段時間裡,美國、甚至中國抑或全球的需求並沒有增長一倍。需求的增長幾乎為零。供應也沒有大幅減少。沙特阿拉伯等地方的大型新油田正在取代其他地方供應的不足。供應和需求是平衡的。

英美的石油業巨頭製造了一個巨大的騙局。他們想告訴我們,我們快要用完輕易到手的廉價石油了,石油是有限的商品。我認識這些散佈「石油巔峰」論調的人。他們是宣傳家,不是嚴肅的科學家。我自己早些時候也被「石油巔峰」理論吸引,以為這能解釋華盛頓為何甘冒失去國際善意的風險單方面侵入伊拉克。但這並不是個中的原因。然而,「石油巔峰」論已被媒體廣泛報導,大多數公民無奈地接受了這種理論,「哦,我們無能為力,因為石油快用完了。」

油價可能再上升至高位

油價會保持在這樣的極高水平嗎?我的估計和歐佩克及其他一些專家一樣,即如果未來若干年我們能確保一個(比如說)每桶60美元的油價底線,那麼世界找到的石油將超出未來幾百年經濟增長的需要。其他一些措施可能也會有幫助。

最近幾週,布倫特或WTO原油的期貨價格已下降了約14%,從頂峰時的每桶147美元跌至110多美元。這是一種新趨勢嗎?我認為一切很清楚,正是那些操縱石油投機泡沫的人導演了最近的油價下跌。它可能和11月的美國大選有關,共和黨人麥凱恩面臨一場激烈的競爭,需要油價下跌的景象來給他幫助。這也可能是一個詭計,意在緩解來自航空公司、貨運公司和農業領域的日益增大的壓力。後者要求堵住「安然漏洞」,迫使國會關閉石油期貨領域的投機性賭場。

作為石油行業經驗豐富的觀察家,當高盛公司6月「預測」油價會達到200美元時,我個人判斷油價很快會下跌。高盛公司能獲得有關誰持有何種期貨頭寸的內部信息。它不受監管。在誘惑投機性投資者入市之後馬上策劃一次價格的暴跌,實屬輕而易舉。我個人並不認為下跌過程已經結束。8月到10月期間,油價可能會短暫降到甚至100美元以下的低位。在美國11月的大選之後,我估計油價會在操縱之下再度上升,或許會到200美元。究竟怎樣,只有投機者知道。

中國需要能源供應新體制

目前,我們沒有充足的可替代石油的能源來推動我們的經濟增長。我們的工業,我們的農業,全都依賴碳氫化合物產品。風能、太陽能和生物燃料都不是科學的解決方案。相反,根據世界銀行一項新研究,美國自2006年以來決定提供補貼激勵人們把玉米等糧食用作生物燃料,這是推動包括大米在內的糧食價格飛漲的主要因素。

依我之見,對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來說,有其他一些替代方案可以確保自己獲得充足並且能負擔得起的石油和天然氣,推動經濟的迅速增長。可以通過多種辦法與伊朗、蘇丹、尼日利亞、沙特阿拉伯等石油供應國建立起長期的穩定關係。

這項工作的完成可以獨立於受英美金融和石油卡特爾控制的期貨交易所。

最主要的一點是,世界需要一個以合理的價格向類似中國這樣的消費國提供石油的新體制。這是一個政治意願的問題。紙上的石油需要再次被真正的石油取代。當前,油價是美元在世界市場上的主要支撐之一。這也是華盛頓人士重演1973年、1979年、1986年和1990年時的情景,推動目前的石油「衝擊」的一大動機。(駐柏林記者王勍協助供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nderwhy 的頭像
wonderwhy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