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合照.jpg

你們的身形、言語,在我的記憶中,一日一日地,益發清晰,在我的思念中茁壯,成為我千思萬緒的一部份。

 是如此地理所當然

沒有機會,也沒有勇氣問你們一聲:是否也曾經如此懷念我?更無奈的是,於此同時,卻承載著看清某些人的痛苦,以及鄙薄,彷彿被撕裂的傷口,只能無聲地等待著癒合。

對你們的思念與關切,儘管不一定能向你們表達,但依舊殷切渴望著:這樣的溫情,能化為鼓舞我大步前進的動力,跨越看得見或看不見的險巇,讓我們都能以更樂觀的心情,迎接每一個明天。

 

這是每個面臨轉捩點的人,都會有的心情嗎?


柯裕棻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她在三月二十日的三少四壯集寫下一篇〈旦夕禍福〉,裡面一段文字是:「同處地震帶卻幸運被老天留下的我們,若能從它人的苦難犧牲中得到一點教訓,學會冷靜控制情緒,面對種種的可能災厄且毫不驚慌謾罵,尊重他人和整體秩序,使生命更有尊嚴,我們也就沒有愧對這樣的幸運和慈悲了。」

與遠在日本、可能已和親友天人永隔的災民們相比,我們是何其幸運啊。那麼,我們是不是能在國泰民安、歌舞昇平之際,便學習怎麼尊重他人和整體秩序,不但讓生命更有尊嚴,也讓彼此的笑顏更開心地綻放著,這樣是不是就更不愧對我們所擁有的幸運和慈悲?

創作者介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