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216_10200167855060975_1452536330_n  

你我素未謀面,我們的關係只有很薄弱地,透過「成功大學」而聯繫起來,但我對你這位學弟的關注,從來不曾斷過。遺憾的是,身為記者,我沒幫你曝光過什麼,我只能想著:那些初期一直在網路上為你伸張正義、努力爆料以博取媒體注意力的同袍,應該沒有人會料想到,你的犧牲,會發動一場全台灣的自主性公民運動吧。

(對了,我在大學期間所認識的,你交管系的學長姐,都滿優秀的喔,好幾位在職場都發光發熱,因為工作表現受肯定而領取高薪or外派。我一直猜想,你如果出社會了,會是個懂得伸張正義、打抱不平,甚至可能為此替自己惹來麻煩的小子,職涯上也許一路跌跌撞撞,但想必也會很優秀,終至愈來愈圓融.....可惜的是,答案究竟為何?都隨著你的逝去,無人能證實了。)

今天是寶貴的休假日,上次因為進報社值班,無法參加國防部前為你舉辦的遊行;晚上拖著值班了一整天的疲憊身軀,推辭掉長官邀請我吃晚餐,趕去追思晚會,這是學姐唯一為你盡過的一點點心力,相當微不足道。(話說回來,因為職業的關係,其實我並不喜歡參加類似這樣的遊行示威或任何抗議活動,即使我對相關議題有自己的看法,仍然覺得要儘量保持住「記者」的立場。但為了你,我破例了。)

我原本打定主意,今天要參加白衫軍追悼你的遊行,詎料一早醒來就喉嚨隱隱作痛,先前明明已經察覺不對勁先看中醫了,中醫也提醒「喉嚨有細菌喔!」沒想到都乖乖吃中藥了,還是沒能阻擋感冒的悲劇;後來只能認命去看西醫了,果然喉嚨一片紅腫,而且發燒至37.5度(比你死亡前的44度低了很多)。

剛剛吃藥後,發了一些汗,好了一些。可惜的是,就沒能參加白衫軍追思你的活動了,只能透過電視新聞,掌握現場狀況、行政院的回應。(不過同時間跛腳馬先生逃到阿里山「快樂一日遊」了,該說很像他的作風嗎?還是.....?但也不意外,當全台民眾為了你的死黯然流淚時,跛腳馬正因為黨主席選舉拜票而拭淚,抱怨台灣人為什麼不能理解他做了這麼多,還要一直罵他。

透過電視鏡頭,我看到你的媽媽站在講台上,一邊淚如雨下,一邊感謝大家關切你的死,在電視機前的我,同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好吧,我承認部分鼻涕是來自於感冒啦)。

我曾多次想過,如果是我失去摯愛,我有沒有辦法像你的爸爸媽媽、你的姐姐洪慈庸一樣,堅強?

我的答案是,很難。

今天又在鏡頭上看到你的爸爸媽媽,一對非你親生父母卻視你如己出的老實夫妻,眼眶發熱。我始終覺得,你的父母看起來就很「古意」,但這一切來得這麼突然,洪媽媽在這短短30天的煎熬下,被迫成為一個愈來愈懂得在媒體和公眾面前表達己見的人。沒辦法,因為她常常要受訪,常常要在鏡頭前面,再度回憶失去你的痛苦、至今仍要不到真相的憤怒,當她在凱道上陳詞剴切,一邊痛哭流涕、一邊說希望大家先放下心中的仇恨和怨恨,明天平和送你一程,心中的不捨,無以復加;又看到洪爸爸無奈地跟記者說,要把馬英九頒發給你的旌忠狀,收到倉庫或拿去做資源回收,更忍不住要嘲諷政府和軍方,粉飾太平至此,只能想到這麼粗陋的方式來彌補洪家。

你若還活著,像你這麼體貼家人的小孩,一定也捨不得爸媽為你吃這些苦吧。


另外,我的觀察是,這次活動雖然名為悼念你,但追究更深層的底蘊,其實何嘗不是台灣民眾對馬英九上任以來,施政亂七八糟,主權蕩然無存,已經產生太多不滿,卻始終無處宣洩,今天終於找到一個出口了,25萬名自發性參加的公民一起湧入凱道,一來聲援你,二來表達對馬政府隱忍太久的憤怒、質疑。

不知道你生前看過《悲慘世界》嗎?那是我相當喜愛的音樂劇,改編自法國文豪雨果的同名小說,其中最為後世傳唱的經典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唱出當時的法國人民對統治王朝的不滿,亟欲推翻。如今也被改編成國語版、台語版,在追思你的現場被上萬人歌唱。

這麼說起來,台灣人民必須深深感謝你?(儘管這是以你的性命換來的,總覺得代價太過龐大而沉重。)

雖然說,這整場為你而起的活動,充分展現了台灣人的民主素養,活動結束後,現場垃圾還被清理乾乾淨淨,但我一想到其背後的推力,竟然是來自政客對民情的忽視、對權力的戀棧,還是覺得心痛。

Anyway,我這感冒的傢伙,今天無法親自送你一程。(不過聽說我很多朋友到了現場,根本擠不進去,可見你的犧牲,發揮了多大的感召力量啊…)明天是你的告別式,我相信,就算不能到現場的人,也要一起在心裡祝福你:一路好走。你的死雖然令人悲痛,但我也希望,已經喚醒一些東西了。

學弟,願你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