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臉書被新生兒的照片狂洗版,喜迎新生命的浪潮襲來之際,忘了死神也會向家人揮手。

其實我一直認為這對媽媽來說,是一種解脫,但真正發生了,我仍舊無法發揮莊子「鼓盆而歌」的豁達,還是要靠淚水來洗滌情緒。

再過幾天,就是記者生涯七周年了,跳槽到新東家僅兩周多,沒想到第一次請的假,竟然是喪假。

 

再三個月,妳就六十歲了,所謂的耳順之年,可惜妳終究沒有撐過去。如果妳有撐過去,妳的耳朵會不會順一點,把家人們和阿姨們三番五次對妳苦口婆心說的話,聽了進去?

你多次將外婆掛在口中,惋惜她五十幾歲就與世長辭(始料未及的是妳也一樣...)我們都知道,自從外公過世之後,妳就很想去找外公、外婆,雖然捨不得,但又怎忍心不讓妳如願呢?或者,應該說,除了讓妳如願,我們連一點點辦法都沒有。

有人說,人方過世時,仍能隱約聽到親人說的話,希望那短短幾分鐘,我對妳說的話,妳也聽進去了。

創作者介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