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1 Tue 2015 23:17
  • 劍雨

喔,好吧,我承認此時此刻寫一部五年前的電影觀後感,除了不合時宜,還是不合時宜。沒辦法,始料未及的是,會在忙碌的星期一,改完稿後,擠出最後一點時間,看完《劍雨》這部片。

 

這一切都怪某位妻管嚴前同事,不斷跟我強調「羅摩遺體」.....而且,還真是無巧不成書啊,我居然真的很湊巧地,曾在電視上瞥過某橋段:演技0分、美豔程度也0分、長相不知道有沒有60分的大S,勾引轉輪王(大陸的老字號演員王學圻飾),然後從他們的對話理解羅摩遺體的誘人之處,以及轉輪王無所不用其極地奪取羅摩遺體的真正用意.....。

然後我又想起,過往鄭同學觀賞電影台時,也曾短暫停留在易容後、改名為曾靜的的女主角(楊紫瓊飾)與轉輪王打鬥的部分片段,想著想著,就到Youtube上面搜尋了。

看完後,竟有一種驚艷、相見恨晚的感覺,原以為只是一部導演(吳宇森,以及台灣導演蘇照彬)頗負盛名的武打片,詎料蘊含不少佛學、禪理:

少林俗家弟子陸竹對女主角細雨(林熙蕾飾)說的「石橋禪」,出自佛家的故事:佛陀弟子阿難出家之前,曾愛上一名少女。佛陀問阿難有多喜歡她,阿難說:「我願化身石橋,受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打五百年,但求此少女從橋上走過。」

(阿難是誰?阿難是釋迦牟尼的弟子,記載無數佛陀與弟子對話,留傳後世,成為現在的佛經,每篇佛經開頭第一句「如是我聞」,這裡的「我」,就是阿難啦。)

 

還有「禪機己到」的論述:「佛祖點化世人講究機緣 ,禪機一過,緣即滅矣,而禪機未到,雖點亦不中。」

(是啊,母親往生後,到精舍上課已數月,聽了無數佛經故事,被點化者,有多少是數度被點化了亦不清醒,最終禪機到了才大澈大悟的?)

細雨遇到男主角江阿生(鄭雨盛飾,看完才知道是韓國演員.....)向大師請教自己還可以擁有姻緣否,大師答道:「去,死者乃為生者開眼,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未來已成現在,現在已成過去,隨心去吧,看能得否?」

哇嗚,是《金剛經》的內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指的確實是「未來已成現在,現在已成過去」,所以過去、現在、未來都是無常的,要人學會「放下」不要念 念執著───這三句話看似淺顯,但寓意深遠,智慧無窮(以我的修為,實在講不出精髓所在.....)

不過在大師的口中,又多了另一種我沒想過的解釋:既然未來已成現在,現在已成過去,那還不如隨心去吧。

我的理解是,《金剛經》強調「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心有住,即為非住」,精舍的授課法師說,若能做自己這念心的主人,清醒、明白、不打妄想,就是佛的狀態。如果真如電影中的大師所言「隨心去吧」,豈不是違背「若心有住,即為非住」之真諦?

所以,他會這麼告訴細雨,其實說穿了,就是因為,細雨的男女之情塵緣未了吧?

(這幾天泰半時間都耗在工作,連週休二日都不得閒,因而疏懶了沒有背誦《金剛經》,倒是透過電影台詞來提醒我了)

 

除了佛教經典內容,這部片還有個地方,引用了《聊齋》裡的小說〈偷桃〉的戲法:神仙索,這是黒石幫殺手彩戲師(戴立忍飾)的拿手絕活。

話說,戴立忍演戲真的太有味道了,被封為台灣版梁朝偉,當之無愧!但演技真的比桂綸鎂好了許多啊.....

 

 

我想,寫出此等劇本的,應該是佛理有一定體悟,也對古典文學有所涉獵的才子(才女)吧?

經查後才知道,原來劇本也由台灣的導演蘇照彬所撰寫,台灣的電影圈果然還是有人才的!(欣慰)

 

關於羅摩遺體的奇效,江湖盛傳,只要得到遺體,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再生造化,所謂「盲目可以復明,失牙可以再得」。片中一直以神秘、威武的轉輪王身份現身的曹峰,無所不用其極要得到遺體,原因揭曉時,想必令不少觀眾錯愕、同情(可能也覺得有些發噱):原來曹夜晚是武功深不可測、震懾朝廷的黑石首領,白天的真實身份,竟是官階極低的宦官,誰能想到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地下組織大魔頭,每天還得用心地貼上假鬍子後,才敢以真面目示人(好吧,其實戴上鬍子,也不算是他的真面目)。

轉輪王深以為憾的,正是從來沒有體會過正常男人的日子,所以要透過羅摩遺體,再造男性身體,重振雄風,根本不是稱霸武林。

金剛經中的轉輪聖王,有三十二相,在佛教思想中,男身比女身更適合修行,因為男身就是比女身多了那麼一相(知道時,心有不甘,但又能如何.....),諷刺的是,轉輪王名為「轉輪王」,但他偏偏就少了一般男人多出來的這一相,這是不是該稱讚蘇照彬如此安排,別具用心呢?

 

我忍不住想著,某些方面來說,「羅摩遺體」是不是很像「魔戒」?「魔戒」電影中,不管是誰,只要魔戒到手,免不了為魔戒代表的權力而著迷,頓時貪慾橫生、心魔滋長。當然,不同於魔戒僅是個權力的symbol,電影中的羅摩遺體,有實際的「再生造化」效果,轉輪王為了再造男性軀體而汲汲營營搶奪遺體,不良於行的錢莊莊主張大鯨說「只要我能站起來走路,傾家蕩產也無所謂」,散盡千金也要得到遺體,就連一生效忠於轉輪王的彩戲師,也在觸摸到遺體的那一刻,萌生叛變之心,為了將遺體佔為己有,和主子大打出手。

說穿了,「羅摩遺體」是不是代表每個人內心深處最原始、最無法被滿足的慾望?

只是,誠如曾靜所言:「羅摩之所以武功天下無敵,是因為他的佛學修為」,假使如同轉輪王一樣,內心充滿暴戾之氣,即便知道運功順序(轉輪王是深諳運功原理的,所以他的手觸摸綻青背後的劍傷後,傷口即刻復原),也是枉然。

一部五年前的片子,竟讓我念 念千流,把《金剛經》內容又想了一遍,重溫在精舍上課的內容,重拾關於《聊齋》的片段回憶,我想這是我願意為這部片留下一點紀念文字的關鍵原因。

---------------------------------------------------------------------------------------------------------------------------------------------------

至於演員,武打一姐楊紫瓊、老牌演員王學圻的演技和武打動作,都不在話下,鄭雨盛也是該柔情就柔情、該殺氣騰騰就殺氣騰騰,戴立忍、飾演雷彬的余文樂,也頗為絲絲入扣。(話說回來,雖然我並非余文樂粉絲,但也陸陸續續看了他的好幾部片,對他的演技也頗為讚嘆,據說他為了此片,苦學拉麵功夫,給他十個讚!也感謝他為這部電影加了不少分數。)

 

但是.....談到演員,就不得不說, 最大的敗筆,最大的敗筆,最大的敗筆,就是.....就是.....就是大S!

(稍微google後,發現多數影迷對她都是此等負評,嫌棄她讓電影扣分,甚至是多餘的,所以我想我沒有冤枉她。)

看完整部片,實在不懂大S的存在有何意義?

舉例來說,她勾引江阿生、最後不成落個倉皇而逃的丟臉下場,完全不知道意義何在?!勉強想得出來的解釋是,她不只希望在武藝上有朝一日能超越細雨這位前輩,就連感情方面的魅力,也要證明自己更占上風,即便她看到江阿生後嘲諷細雨「看男人的眼光真差」、「窮的連豆皮都買不起」,但仍要想方設法勾引他,只因為他是細雨的夫婿。

說得更直白一些,其實綻青也算是個舉足輕重的角色,若要打比方,大概就是像「武俠界的潘金蓮」,風騷淫蕩、年輕貌美、敢愛敢恨,但只能歸咎於她的演技太爛,表情不自然,動作刻意,該殺氣外露時只見她耍耍刀劍卻感受不到令人畏懼的霸氣,耍狐媚時像是搞笑,一點也不勾人心魄.....就像她與轉輪王之間的情慾糾葛,理應詮釋得既任性、霸道,卻又是自然而然的,但她沒有讓我感覺到任何一項───的確是一項都沒有,我只能納悶地自問:「為什麼她愛上轉輪王了?片中看不出來她會愛上轉輪王啊?」

在我心目中,她對這部片的破壞程度過高.....我甚至懷疑,其他演員的演技,何等精湛,且都是天王、天后、影帝等級,看到自己和演技如此不堪,姿色也平庸的大S合作的成果,不會吐血嗎?

 

不過,整體而言,單一演員的缺憾,並未讓此片價值扣分太多,瑕不掩瑜,雖然後來查過新聞資料後,得知此片票房不盡理想,只能算是馬馬虎虎,但我還是給予此片正面評價,也願意推薦給別人。

創作者介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無
  • 精闢的見解,無可挑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