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朋友臉書上看到的話:「如果你哪天要死,拜託讓我知道。只要說最後一次話就好了。」

近日,身邊有些朋友的朋友,選擇自我了斷,儘管這些人都與我素昧平生,至多曾聞其名,但眼見朋友們一個個在臉書上以文字表達其實是文字也無法表達的沉痛,用自己的方式哀悼著朋友,總是心痛。

「如果你哪天要死,拜託讓我知道。只要說最後一次話就好了」這話出自其中一位人正在海外出差、卻意外接到朋友自殺惡耗的朋友,一個平日總是有條不紊的大男生,對朋友說完這句話後,便躺在床上嚎啕大哭。

我哀傷地想著,果然只有經歷過這種生離死別的人,才會說出這麼令人痛心的話語。

老實說,我也很想反問母親:「妳要死之前,為什麼不要讓我知道?讓我連最後一次話都沒和妳說上。」看似有些可笑、沒意義的怨懟,卻還是慨然。

也許是牡羊座個性使然,雖然生性急驚風,且又心直口快,但其實內心一直嚮往佛教禪定悠遠的思想和修為,甚至對佛經的文字有種莫名的迷戀,於我而言,與其說佛教是宗教,不如說是一種人生哲學。

老媽往生後一段時間,我在朋友的介紹下,到精舍上課,當然,我離真正精進的佛教徒還是天差地別,但至少對於人生、因果循環有了不一樣的體悟,不只更惕勵自己多多行善,也開始留意種種起心動念「勿以惡小而為之」了。

近日在辦公室,聽聞身邊同事們興高采烈討論著要歡度母親節時,因為忙於工作,也沒有多做他想,今晚去上課,精舍的師兄師姐們開心地說,為了應景,週末要唱 《父母恩重難報經》,授課法師和師兄師姐們都一再強調,以往有許多學員深受感動,邊唱邊哭。有一位師姐不經意地鼓吹我:「可以的話,週末就過來唱《父母恩重難報經》,感念媽媽喔。」

我淺淺一笑,擱在心裡、說不出口的是:「其實我已經沒有媽媽了。」

今年的母親節,九成九又和往年一樣,仍然將在工作中度過,但想到即將度過人生第一個沒有母親的母親節,今天課程即將結束、眾學員迴向時,我竟哽咽到發不出聲音,只能一邊偷偷拭淚、一邊祈禱著不要有人發現我的失態。

老媽往生至今,已超過半年了,我以為自己坦然許多,不會如此難過了,看樣子還是很難完全放下。

 

雖然有點教條,不過,還是想提醒一下:即便你真的萬念俱灰,請你也想一下,當你的親友失去你時,會有多麼痛苦,也不要輕易讓他們體會那種痛苦,因為那種撕裂般的痛楚,真的是只有體會過的人,才能理解,沒有任何一種安慰足以撫慰這種創傷。

 

創作者介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