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心裡一直懸念著,要針對2015年做個簡單的反省,拖著拖著,終於有一周不必寫稿了,謝天隆恩,趕緊簡單留念一下。

2015年,不意外地,仍然是在忙碌的工作壓榨之下度過,不過對於某些人、事、物,卻有不一樣的感觸和體悟。

大概因為自己是個心思單純(雖然也常常神經大條)的傢伙,長久以來,與我交情甚篤的朋友,都不是心眼多或心思複雜的。即便某些真的容易懷有「心事誰人知」、不輕易言喻的煩惱和糾結,但在我看來,即便有其糾結與煩惱,也往往是出自於某些不足為外人道,或某種擇善固執的堅持,以本質而言,泰半是善良敦厚的。

遺憾的是,去年,我開始顛覆自己的看法,因為,我對於自己看人的眼光,產生了前所為有的強烈質疑。

以前跑新聞時,也或多或少寫過成功人士識人學之類的報導。不過我認為,如何成功識人?如何分辨孰好孰壞?其實最需要的,仍然是人生經驗的累積。所謂熟能生巧嘛,待人處事累積的經驗豐富了,看的人多了,自然就愈來愈懂得看人了,不是嗎?

更重要的,倘若一路走來,能夠真誠待人,以坦誠率真的心相見,總是不愧於心,不求人見人愛,但至少與自己契合的人,也會以同樣的心回應自己吧。

這,也許是出自牡羊座的單純心思吧。用星座來簡化地解釋,看似有些愚昧可笑,不過往正面想,也不少人認為我有牡羊座的簡單。是啊,簡單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不是嗎?

然後,出社會八年多了,我就這樣跌跌撞撞一路走來,捫心自問,自己是真心待人的,當然,也不乏惺惺相惜的好友,這點是值得慶幸的。

但,怎麼自己錯信不值得信任的人,頻率似乎不低呢?為什麼,曾令我激賞的人,到現在卻成為令我鄙夷的人。

這樣的戲碼,上演不只一次了。比方說,視為同甘苦、共患難且純真不受汙染的晚輩,自以為對彼此掏心掏肺,念經祈福、傳遞跨國的關懷和求職的訊息,不曾間斷。對方不斷對自己加油打氣、訴說著多麼信任你和珍惜你,背後卻懷著莫須有的質疑,而且早就讓這樣晦暗的質疑,化作幾枚肉眼看不見的標籤,貼在你身上了。

即便是一時情緒之下的氣話,即便對方是需要被強力包容的人,你也知道的是,友情已經回不去了。

認識多年了,以為對方能力和見識一流,而且對待下屬或離職同仁溫和厚道的前輩,其實根本不喜歡認真做功課,最了得的只是嘴皮子上的功夫;更可怕的是,擅長爭功諉過,用盡各種方式把屬於自己的疏忽和過錯,推卸到下屬身上,包括當眾辱罵、難看的考績、無所不用其極歸咎於部屬的評語.....

不過更令人灰心的是這種:其實你嘴上不說,心裡卻惦記著的親友,因為你曾經如此重視對方,所以相信對方多少會在意過去的情份,這樣的信任基礎是不會輕易被取代的。對方好,你也替他(她)開心,對方不好,少不了簡單卻真心的問候與建議。

但,最後你換來的是:除非你主動表示,否則對方從來不聞不問,就連蜻蜓點水般的互動都沒有,不禁思忖:那些惦記和關心,其實在對方眼中根本一文不值?難道把你從他(她)的人生中一筆勾銷,是這麼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笑的是,這樣的心境,其實已經歷數次了,只能說自己犯賤、學不乖吧。倘若有所遺憾,就盡量學著讓遺憾化為唇角邊一抹不為人知的淡淡笑意,轉瞬即逝吧。

當然,還是往好處想,這種人倘若能不傷害你,緊要關頭時,你向對方求援,對方也願意伸出援手,至少也不那麼令人灰心喪志了。也唯有做如是想,才能讓自己心境寬闊些了。


究竟這一路走來,我錯看了多少人?到底身邊還有多少需要重新評估的人?現下是珍貴友情,之後卻要暗淡地畫下句點,這樣的故事,還會上演幾次嗎?

倘若這是我新的一年,甚至未來最重要的功課之一,該怎樣做好這道功課?

其實,我還沒有摸索出答案,這樣的功課,或許不能祈禱神靈庇佑或輔助,但,提醒自己更謹言慎行,或許在能力範圍內吧。


創作者介紹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