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大家都期盼好運旺旺來的狗年乍到,迎接我的卻可能是訝異與悵然,以及期待中混著未知的茫然。

去年,若說是我這30餘年人生中的激變年,應當不為過吧。失去許多,也得到許多。按照人生高低起伏、不斷循環的運行真理而言,新年伊始,或許又要經歷失去很多 (可能也伴隨著得到一些什麼)的階段。

首先,離開了宛如夕陽般的平面媒體,開始了接案人生。一位與前東家不歡而散、接案已有一段時間的老朋友,早就不斷鼓吹我加入接案行列,並強調:接案後,連晨起時呼吸空氣都覺得比以往新鮮很多。離開有固定薪水的生活前,不免有所疑慮,沒想到接案後一陣子後,除了薪水不如過往外,不得不說:「身心的自由,無價。」

當然,過程中也愈過做事態度低劣不堪的案主,被迫看清一些人性的醜惡,但作為一個開銷並不算大的傢伙,整體而言,這樣的生活型態比預期中愜意許多。(有鑑於勞基法愈修愈慘烈,近期重回職場的意願更形低落了.....)

還有一項不得不紀錄的,雖是苦痛,卻也是一記最響亮的當頭棒喝,一言以蔽之,或許可解讀為單純的牡羊座容易犯的毛病:莫名其妙的正義感,以及太容易信任他人的陋習,曲終人散時才發現: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誠如巴菲特說的,退潮時才知道誰在裸泳,原本口口聲聲說把你當成摯友的人,其實背後或許是不計其數的出賣、誹謗,在關鍵時刻,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除了迴避,就是冷漠。等到自己落難時,終於再度想到你,找你取暖(然後可能順便探求一下非議你的機會)。回想過去的掏心掏肺,只覺得愚昧不堪,不過,也不妨視為另一種人生的諍友,只是對方以扭曲的方式來勸諫自己罷了。

另外還有一種人是這樣的:明明也不年輕了,行徑還是像個小童一樣,眼中只有自己,字典中沒有「同理心」這個字眼,自私自利、臉皮比銅牆鐵壁還厚,好處佔盡,吃虧的永遠不會是自己,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事都是先騙到手再說,騙成之後,哪管別人是死是活?眼見這樣的人還在囂張橫行,只能祈禱:早日迷途知返,不要老是以工作或藝術使命之名,包藏禍心,危害他人。

至於職場上遇過那些逢迎諂媚王,或是表面看似和藹、實則腹黑,明明自己理虧而心虛,卻還可以硬是把黑說成白的人,不在話下,了然於心即可。

當然,這一路走人,也是碰到了人生的貴人,伴我走過最艱難的時刻,沒有這樣的貴人,照破我的無明闇鈍,不遺餘力提供建議與資源,坦白說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會是怎樣?

儘管心存複雜的感念之情,甚至可能無法好好表達,更恨自己無法好好回報(寫到這兒,突然一陣傷感),但我想,只能在能力範圍內,以自己的方式竭力回報,儘管身邊的人總是來來去去(突然想到,小紅莓主唱也驟逝),可能不捨,可能感傷,可能無言以對,但至少就為日後的善緣埋下些許善根吧。

然後,2017年另一大變化是,人生進階了。籌備婚禮的過程,只能說果然無法愉快,但也可以視為一種過程,重點還是,能否往後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以及得到新身分之後,肉體看似自由,與婚前無兩樣,心靈卻也戴上某種無形的桎梏,註定要失去某些不羈,某些珍視的習以為常。

其實是該寫稿的,進度實在比預期中遲滯不少,但因為諸多瑣事讓心情鬱悶,儘管許久沒寫網誌,有種抽離的生疏感(或是當下心境所導致?),突然很渴望在新年開始不久後,留下一點什麼,給自己,也給我珍愛的每個人。金剛經道盡世事的無常,提醒我們不可能什麼都想擁有,或者說,其實放下執著後,根本沒有所謂的「有」或「沒有」,但可以確定的是:未來的路上,除了要更堅毅外,也要更小心,更確實為自己做的決定負責任,因為不管怎麼樣,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冷暖自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nderwhy 的頭像
wonderwhy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