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
平淡無奇的一天。

今天的第一通打出去的電話是C長官,第一通接到的也是他的電話,「是馮『侖』不是馮『倫』。」

嗯,昨晚看好萊塢台的〈特洛伊戰爭:木馬屠城記〉前,隨意看了幾分鐘的電視新聞,就已經發現這個問題,原來他也在電視上看到,打電話聯絡不到我,他便拿出最高效率請清哥處理了。

白天大半在前鎮警分局度過,守著3隻毒蟲、1個不確定是否也吸毒的孕婦(小我一歲,居然已是一個孩子的媽,肚子裡是老二@@),其次是苓雅警分局,平靜無波。五點多進辦公室前赫然發現忘記帶手機,匆匆忙忙趕回去拿。

寫完稿後,C長官吩咐了一套新聞要我做 (真的很有新聞鼻,不愧是經過多重歷練的)。晚上幫代班同事值班,和加菲講了很久的電話,聽著她尋找工作的徬徨,同樣想當記者,我想我贏她的地方,就是願意去跑其實自己也不太想跑的警政線,然後和義哥聊完天後回家。

4/24:
最欣慰的事情,莫過於寄出寫了好久的E-MAIL,而且得到雖然猶不全面、但應當算是善意的回應,希望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不過這天也算是手忙腳亂的一天。代同事的班,但對小港區一頭霧水的我,參加中午的媒體招待會時還是迷了路(騎車時屢見囂張的砂石車,空氣似乎比其他地區更汙濁,所以一直不太喜歡小港)。

吃中餐吃到一半,Kiss Radio副理提醒,大陸富豪團將從小港機場搭機離去,緊張地放下午餐,問了C老大是否要處理,「應該不用怎麼處理吧!」我也這麼覺得,因為主力應該是放在佛光山的動靜吧。「那就是不用去了?」「不用。」

(心裡暗自高興,竊以為這兩天媒體又過度吹捧他們,幸好自己不必隨之起舞,C大英明!)

對了,天空之城的牛小排極為難吃,那麼老的牛肉怎好意思拿出去祭拜顧客的五臟廟?但依然是一頓開心的午餐,看到味道臭到翻的鴕鳥,多種奇奇怪怪的鳥類(應該是雞、雉一類的吧),還有睽違的孔雀開屏!上次(也是生平第一次)看到是幼稚園大班吧。





下午三點多,正和苓雅分局的孫大、文哥聊天時,C大的電話來了,台北還是要這則新聞(囧rz),第一個反應是打開電視,卻遍尋不著,只好從幾個見過面的電視台同業下手,折騰一番後終於問到重點部分,報了稿單後,前鎮警分局的刑警來電,送別臨時來協助警務的學妹,邀請我一起過去吃飯,不過心裡早就有預感無法過去了。

緊張地回辦公室後,喔!電視機的畫面轉至TVBS台的富豪團新聞,C大還告訴我方才他所看到的中天新聞報導內容,真是一個太讓人放心的好長官。

晚上晚上回家前,去拿新眼鏡,年輕的女店員一再地誇讚我戴新眼鏡時的合適:「這種眼鏡很挑人戴,你戴真的很好看!」其實戴上去時,也驚覺比我預料中好看XD 相信這次買對了。



回家後,習慣性地看看電視新聞,發現大陸房地產鉅子的名字是「馮侖」非「馮倫」,怪哉,寫稿前上網查過,明明查到的都是「馮倫」@@ 不過思緒很快地就被電影台吸引過去了XD

〈特洛伊戰爭:木馬屠城記〉許多細節確實令我震撼,雖然不知道是否符合史實,該好好研究一下阿伽門農的歷史評價。

睡覺前,驚訝地發現有C大的未接來電,當時已經是快2點,等睡醒吧。

4/23:
姊姊的生日,傳了一個簡訊過去,很少和她一起過生日(嘆)。

花錢消災的一天。早上跑完慈濟的新聞後,機車輪胎爆胎,幸好附近有車行,老闆檢查一番後,發現問題很多(我知道,我沒有好好保養車子,真對不起老爸),花了1900元解決。

到警局後不久,猛然想到自己把新聞資料留在車行,明明離去前還特地提醒自己別忘的,真該死!巡了一下子後,沒啥事情,回去拿了以後,順道去吃附近的三皇三家,若不是覺得一定要吃點正餐填個肚子,最懷念的其實是它的光彩沙拉,最後的選擇是焗烤烏龍麵。

也是心不在焉的一天,心情頗為消沉,寫的字數比平常少。看稿的是義哥,幸好新聞夠多,不至於被怪罪,但心裡還是偷偷地譴責自己。

心中的烏雲,一直到拿太陽眼鏡去百貨公司修理時才散去。雖然才買了一個多禮拜就不小心壓壞它,實在相當愚蠢,但意外地發現專櫃小姐的迷人之處,我和許多人一樣,不敢相信她已過不惑之年,她與我聊起自己和朋友組讀書會、參加各式講座和課程、到處聽演講的收穫,不斷進修、學習的人果然是最美麗的,就像她一樣,可以散發出一種朝氣,也讓我覺得多花590元買新太陽眼鏡是值得的。


晚上睡覺前,花了好一陣子寫E-MAIL,完成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nderwhy 的頭像
wonderwhy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rfolk
  • 加油~~~<br />
    <br />
    看起來十分充實的生活阿<br />
    <br />
    身體也要顧好別累倒了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