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你的遭遇,心情真是複雜。

礙於要打工,那天無法聽你說得更多、更詳細,打工完後一直想對你表達我的關注,我不想讓隻身在異國的你顯得孤單(雖然可能是我太多慮?),但繁瑣的事務接踵而至(當然,主因還是自己不會善用時間,damn。),以至於這份關心的腳步,更遲。


如果你在這邊,也許我會找你出來,一起喝杯咖啡,做好準備將你的情緒──即便是枝微末節的──照單全收。


可惜,你在地球的另一端,一個我只有在地理課本上讀過些許介紹的國家,但距離也許亦不是那麼至關緊要,只要你能懂我對你的心疼並不受到減損就好,雖然你不下一次地跟我強調你的安然,但你修改過的暱稱依然讓我不安。


身兼「社會新鮮人」和「研究所的在學生」的雙重身份,儘管理性上一直告訴自己:勇者無懼,沒有懵懂的權利了,但其實自己也有所忐忑;尤其,在這種雙重身份的壓縮下,即使你回台灣了,自己抽不抽得出一頓晚餐的時間和你聚聚?


也許還是這一句:這些都不是至關緊要的,只要你知道,遠在地球的另一端,仍有人關心你,你不孤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nderwhy 的頭像
wonderwhy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wonderw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